部分段位考试点创新培训 探索实际可行推广模式

部分段位考试点创新培训 探索实际可行推广模式 

本报记者 蒋亚明

  在去年8月中旬以来,中国武术协会对全国武术段位考试点的巡视活动中,有不少一级单位高校参加了巡视活动,各高校均积极在本校普及推广武术段位制,学校教师积极参加段位制各种培训和学习。

  例如,北京体育大学将长拳和剑术1-5段的教程作为武术学院学生学习内容,在学校武术选修课和留学生中教授内容中拟加入段位制培训,扩大段位制在学校的推广,并计划在学生实习点推广段位制;成都体育学院、郑州大学体育学院、河南大学均将武术段位制的内容加入教学大纲,纳入教学计划,武术段位制的教学内容在郑州大学体育学院的武术普修、专选、专项和太极课中均占有重要课时,且该校还将学生获三段以上的成绩作为活动创新学分的加分。

  鲁东大学则将武术段位制内容学习纳入鲁东大学附属中小学的体育课程;徐州师范大学、河北师范大学、黄河科技学院也在全校普及武术段位制,积极组织学生习练段位武术。

  巡视活动中,包括一级单位高校在内的各类武术段位考试点普遍能积极探索、创造性地开展工作。目前,武术段位考试点仍旧是武术传承者和爱好者的根据地,虽然总体处于松散状态,但是对武术的热爱让他们尽其所能开展武术普及推广工作,并探索出了一些实际可行的工作方法。

  激发考点活力 促进校园推广

  浙江省武术协会根据各市区县的实际情况,批准具备一定条件的武术协会考试点制定适用于区域发展武术初段位的破格规定,并进行备案制。

  这种办法有效解决了部分武术传习者和习武锻炼者的段位问题,有效调动了所属区域民间习武者、健身习武人群参与武术段位制的积极性。

  在武术进学校工作中,有政府教育部门相关政策支持的还是少数。没有上级政策支持的考试点,采用主动积极的方式,向政府相关部门寻求支持,并有效地获得了政府机构的重视,自上而下形成影响,推动段位制发展。而很多未获得政府支持的考试点则多方寻求合作,通过企业支持合作与相关武术比赛活动,扩大影响,自下而上地产生影响,推动武术段位制的发展。

  如云南红河州武术协会在《武术段位制推广十年规划》下发时,意识到推广武术段位制已纳入国家体育发展战略。此后,考试点的全体武友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以中小学校为重点,在全州范围内展开了段位武术的推广工作。目前,红河州已有15000多人考取了段位。

  深入乡镇农村 兼顾传统武术

  部分考试点认真组织落实段位制培训、习练管理规范,已经组织起了武术段位制的县考,规范有序和严肃严格的考试形式让武术段位制给群众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还有的采取统一与分散相结合的考试方式,即城市统一、乡村分散考试,把段位送进农村,把方便送下乡。云南省沙国政武馆和红河州考试点就采取不定时下到少数民族基层的方式推广武术段位制。

  浙江省武术协会在推广工作中明确“段位武术是标准化了的传统武术”,正确处理好中国武术段位制教程标准化、规范化的推广实施与传统武术继承发扬的关系。部分传统武术组织考试点在日常训练中既对选学的拳种按照段位制系列标准学习,又对传统的武术进行教练继承,有力促进了部分习武者的积极性。

  多渠道推广 探寻有效方法

  《武术段位制推广十年规划》文件下发之后,云南省的部分考试点认识到,这是武术发展的非常难得的契机。

  红河州武术协会积极利用文件,与政府相关部门沟通,成功获得政府支持,在全州开展段位制。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武术协会主席梁宇明与前些年转型开办跆拳道馆的学生沟通,在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内5个跆拳道馆开始推入中国武术段位制。在实行双轨制后,不仅扩大了道馆的生源,也让一些跆拳道习练者得到了了解和习练武术的机会。

  陆良县的龙霆武道教育联盟,按照市场需要及相应的营销方式开展段位武术教学和训练,得到了广大青少年和家长认可,推动段位武术的普及;云南时代武术院考试点则采用会员制形式,以“每天1元钱、健康送面前”为口号,每天派出教练到点传授段位拳,武术爱好者每人每年只交360元会员费,不再收取其他费用。如今,各教学点习拳者众多。另外,考试点还和周边5所幼儿园和4所学校达成协议,派教练进学校传授段位拳和趣味武术,部分学生对武术有了明显兴趣,主动到时代武术院报名进行进一步深造。

  在实际的推广中,段位制技术的教学方法是让受众对段位制技术认识和接受的关键因素。许多有经验的,发展水平较高的考试点还琢磨出了有效的教学方法,促进教学水平。如已将武术进入校本课程的杭州市文渊小学,其负责人张国良还琢磨出对打套路均可从中间开始循环习练这一新的教学方法,大大方便了习练者记忆和训练。

| 发布时间:2016.02.06    来源:中国体育报    查看次数:1945